别和劳资提速写

还是喜欢,不会后悔,生活还是要继续的

心情随着爆料,新闻,实捶慢慢下沉,刚调整好心态就看见炮哥的那写些为什么,如果说之前的那些只是让心情慢慢低沉,那炮哥那些悲愤痛苦的为什么才是让我真正崩溃的
我还是受不了…去年那样的风波明明都一起挺过去了,明明我们还沉浸在20周年的快乐里,我前几天还在和朋友说,总有一天,当我有经济能力时,一定要和他们面基在一场哥俩的演唱会上,证明,我为了能见一次他们努力过,我见证过哥俩的这些年…可现在元宝怎么办?父母怎么办?炮哥怎么办?爱你的人又怎么办?
粉了很久的人大致都能猜出来一些原因,去年他真的承受很多舆论和压力,也有很多糟心的事…当然这不是他碰这些东西的理由,没有任何人任何理由是可以碰这些东西的。但世界上有几个人没有压力呢?
爱过这么多年,真的无法轻易说一句不爱了…微博里的内容永远不会删除,简介上写着爱的每一位爱豆,属于这一份的位置也不会删,错了就是错了,他需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
群里的人哭了很多,也有很多人等着他戒掉这些,等他回来,回不了娱乐圈又有什么关系?“只要你能改过,你在哪里点儿就在哪里”
事实已经发生了,就直面现实,我还是喜欢你,但不知道以后如何再跟别人说出口…喜欢你这些年不后悔,你一直都是那个炮哥口中的那个赤子……
以后这个粉圈我退了…但我还是等你,等你回来

【弦访】终归是你我(四)

文渣一个,不小心和人立了flag,文里不对的地方欢迎提虫,拒绝杠精谢谢,和朋友们一起为爱发电但我的文笔水平真的有限,所以不期待什么小心心_(:3」∠)_只希望不要太介意_(:3」∠)_可能有ooc存在,欢迎指出但拒绝杠精谢谢

久违的更新,在不更新怕被群里人油炸了ಥ_ಥ

     04

  放假时,班级负者人和学生会的成员基本总是最后离开的。

  占南弦帮高访把行李搬上车“你也真是辛苦了,全校就剩我们俩了。”

  高访接过他递过来的热牛奶“没办法啊,谁让当初你们都把我往上推。”

  占南弦发动车子“谁让顾承总是和你对着干?你要是当上这个位置他还不得气疯?”

  高访咬了咬吸管“你俩可真行,能不能别带牛奶给我了又不是小孩子!”

  车子慢慢行驶“行啊,等你胃好了的不用我和管惕再背你去医院的。”

  “不就那一次么,婆婆妈妈。”

  “?还嫌少了你?不说你了,给我指路别让我开错地了”

  “啊?你没有导航啊你?”

  “车上导航坏了,我手机没有电”回头看一眼高访“别告诉我你忙了这么久,手机还记得充电?”

  高访叹气,还好不算太远“人工导航为您服务。”

  三个小时后,车子行驶到后花园,占南弦摘下安全带“你们家看起来真不错啊。”

  高访看着花园里的身影笑了“我爷爷弄的,他闲不住就弄了一堆花花草草,这个后院…以前荒凉的很…”

  占南弦把行李拿下来,和高访一起走进去。

  “爷爷,我放假了。”

  老人转过来看着高访上前捏捏脸,揉揉头,笑容溢在脸上看起来十分和蔼“哎呦,终于胖了点啊哈哈哈,看来你们学校吃的不错啊。”

  高访害羞的笑了笑,把一旁的占南弦拽过来“爷爷这是我室友,好兄弟占南弦。”

  爷爷眯着眼盯了一会,转身进屋了。

  ???汪汪汪?

  占南弦小声问他“你爷爷是不喜欢…不喜欢我?”

  高访眨眨眼睛“没事,一会就出来了。”

  果然,高访话音刚落,老人就出来了

  “年纪大了就是看不清啊,才找到眼睛。”说着戴上老花镜

  高访无奈“爷爷,是眼镜啦…不是每天都给你打电话提醒你不要把眼镜乱放么。”

  老人委屈的看着他“以前都是你给我收着。”

  “爷爷…”高访扶额“我朋友还在呢…”

  老人抓起占南弦的手拍了拍“你还是小访头一次带回家来的朋友,你们感情一定很好哈哈哈,走,饿了吧,爷爷去给你们做菜,我做四腮鲈鱼那可是一绝啊哈哈哈”说着就拉着占南弦的手进屋了。

  “呃…爷爷我们行李还在外…”

  “让小访拿进来,反正是行李箱累不着他。”

  高访叹气“失宠了”认命般的拖着行李箱进屋。

  晚餐后高访看着瘫在自己床上的人笑了“怎么了?洗完碗后就摊成一张饼”

  明知故问,占南弦放下手机“爷爷太热情”可不是么,自己碗里的菜一直只多不少,但看着老人家开心的样子又不好拂意只能不断说着谢谢埋头苦吃。

  高访拍拍他圆滚滚的肚皮“你不吃爷爷也不会不高兴的,他就是看我第一次带朋友回家太开心了…”

  高访从柜里拿出睡衣“洗澡么?”

  “你先去吧,刚吃这么多就洗澡不好,我再躺会…”

  “噗,你好好消化消化吧哈哈哈”

  占南弦躺了一会就感觉有人进来了“?你洗澡这么快么?”

  “嘘,小声点…”

  占南弦连忙起身“爷爷?您怎么来了,高访他去洗…”

  “哎呀,我知道我知道,就是他不在我才过来的”爷爷看了一圈悄悄坐到床上“爷爷不吃人,快坐快坐。”

  他拉着占南弦的手“你和小访关系很好…这么多年我还是看他第一次往家里带朋友”

  “哦,爷爷,后天还有一个人也来,也是室友。”

  “真的?哈哈哈我说为什么他拦着我不让我今晚多做菜呢,那好那好,等那个同学也来,爷爷给你做满一桌子好菜。”

  南弦看着老人笑的开心沉思了一会问道“爷爷,我冒昧的问一句…高访他的…父母…”看着老人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占南弦停下来

  爷爷叹了口气“小访小的时候,他父母出差…结果空难…”

  “对不起…爷爷”

  “没事没事,他早就走出来了,我也就他这么一个牵挂,但爷爷老了,没办法陪他一辈子了,还好啊今天看到了你”

  爷爷又笑眯眯的看着占南弦“无论什么时候,你一定都能陪在他身边的是吧”

  占南弦捂住老人的手“爷爷相信我,我会一直陪在高访身边…爷爷也会陪他很久的。”

  爷爷盯了他一会后哈哈大笑“你啊,没明白我什么意思…”

  看着占南弦一头雾水的样子慈爱的摸了摸他的头“有些事,自己不知道但旁人若仔细看着却不难发现…希望你们不会发现的太晚…”

(写着写着我就舍不得爷爷了ಥ_ಥ
爷爷:你个小兔崽子坏的很)
我可以理直气壮叉腰催更文是吧 @jingyu  @青竹

【弦访】终归是你我(三)


文渣一个,不小心和人立了flag,文里不对的地方欢迎提虫,拒绝杠精谢谢,和朋友们一起为爱发电但我的文笔水平真的有限,所以不期待什么小心心_(:3」∠)_只希望不要太介意_(:3」∠)_

前几天连竹子都更新了ಥ_ಥ我在不更群里的太太们怕是要把我❌出去了(不对啊我才是群主啊)

03

 高访抱着找好的书放下“都找完了,今天看不完都不准走。”

  管惕发出哀嚎却被占南弦无情的按着脑袋压回坐上“图书馆里小点声!”

  管惕一脸鄙视看着面前这俩人“你俩就像一对狗男男一样,每次被欺负的都是我。”

  高访听到“狗男男”笑了,看了一眼占南弦“我欺负过他么?”摇头“怎么可能”

  占南弦看着管惕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笑了“行了,别愤愤不平了赶紧帮忙看”

  管惕忽然抬头戳了戳高访“老高,那不是老和你作对的人么”

  顾承——占南弦眼神变得冰冷,这个家伙在学生会都时候就处处为难高访,好在很多人对于顾承这个人都是厌恶感,所以竞选时高访毫不意外的当选了新一届的主席,大概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这个家伙最近有些变本加厉了

  “我记得有一天你从外面回来都几乎湿透了”漫不经心的翻了几页书“那是冬天,还发了高烧”管惕恍然大悟“老大,我上趟洗手间啊,一会给你们带点喝的”笑的满脸wife离开了。

  “我去!谁?给我出来”图书馆的洗手间发出很大的声音,顾承浑身湿透,像个落汤鸡一样冲了出来,但哪还有什么可疑的人啊,图书馆所有人看着他的眼神让顾承想起来他现在是在哪里

  一个女生嫌弃的翻了个白眼“图书馆里请不要大声喧哗,很多人都在这里认真学习,不要打扰到别人好么。”

  “你知道我是谁么?这么跟我说话?”

  “你还知道你是谁么?”高访把书放下“顾部长的身份的确特殊,把自己当成了黑帮。”

  “?高访!”顾承死死的看着眼前这个绵里藏针皮笑肉不笑的人

  占南弦叹气“学生会不是给同学服务的组织么?什么时候成黑帮了?”

  管惕买了一堆奶茶回来“怎么了这是?”说这背过身拿后背对着顾承满脸憋笑“那个,体育部请大家喝奶茶,快期末了,各位学习辛苦了今天的插曲都不要在意啊”

  管惕拿着最后一杯奶茶过来“暖暖身吧”

  顾承拍开他的手“谢谢!我记住了”

  说完就冲出了楼梯,图书馆二层忽然发出一阵爆笑高访起身做了一个暂停的手势,高访冲他们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“大家继续好好学习吧”

  占南弦看到这个笑容时心里疯狂跳动,压下这种不知名的情绪后笑了一声调侃“刚刚这个笑容算是美人计么?”

  高访面无表情盯着他“▼_▼”大有一种你再瞎说我就咬你的冲动。

  管惕把奶茶放到占南弦面前“老大你再说我看老高想咬你了”嗯?我的意图这么明显了么?高访眯着眼睛。

  管惕从背包里拿出一杯温热的牛奶“老高你只能喝这个。”高访转而盯着管惕“我让管惕买的,你别盯着他,谁让你胃不行的,以后你每天一杯牛奶,养身”哼!高访无语,他又不是小孩子,喝什么牛奶,被室友逼着每天一杯牛奶怎么这么怪……

  顾承狠狠的擦着头发,走到镜子面前,他当然猜得出是谁搞的鬼,别以为自己没看到管惕背过身时那一脸的憋笑

  “高访,别有一天落我手里”他忽然想起来那天他设计把高访淋了一身水的样子……他的脸渐渐浮上笑容变得扭曲“你不是总一脸清高的样子么,我倒要看看你能维持到什么时候”他想像着那个人的低吟喘息,打开淋浴器冲冷水澡

  “高访”

  高访看着占南弦帮他把床拽出来“你们今天其实没必要……”“得了吧”占南弦把卷边弄平坐下“我俩还不知道你?”拍拍床示意人坐下“你现在啊虽然脸上写着一脸不赞同心里啊,早就笑的比谁都开心了吧”

  高访挑了下眉“我可没有,回你的床上去,我要睡觉了”把人撵回床上去躺下“你可太冷漠了啊,这床还是我天天给你拽出来的”高访把床上外套丢向一直弄鬼脸的管惕“睡觉!”

  灯关了,良久,占南弦迷迷糊糊间听见了高访的声音“谢了…”他笑了笑,这人啊,怎么总是这么别扭。

(小静,保持我们的频率,你两篇我一篇,我先更了,就差你了(ಡωಡ))
(不明白晚上睡觉要帮高总拽床的,看我主页图片~)

大学寝室,管惕单人床大概~
别问我为啥看着比占总小高总的寝室床好,人俩用是一套,管惕他自己一套(ಡωಡ)
这俩货几年如一日并不知情的爱情长跑,管惕几年如一日的吃狗粮(ಡωಡ)
(当年,这份狗粮名叫兄弟)
(天天狗粮还不行人家住的更好一点了?)

码一个,我心里浅宇闺蜜团的大学三人寝,寝室床_(:з」∠)_上铺占总,下铺小高总……管惕孤独一人床(ಡωಡ)

[弦访]终归是你我(二)


文渣一个,不小心和人立了flag被截图,  文里不对的地方欢迎提虫,拒绝杠精谢谢,和朋友们一起为爱发电但我的文笔水平真的有限,所以不期待什么小心心_(:3」∠)_只希望不要太介意_(:3」∠)_

    02

  这气氛该死的寂静

  管惕实在有些受不了,坐在电脑椅上踩着地板把自己蹬到高访身边,小声问他“老大他…没事吧?都一动不动的在哪儿3个多小时了”

  高访叹口气,把书放下“他现在正难受着呢,你这几天就不要打扰南弦了,让人家好好冷静冷静知道吗。”看着管惕一脸不明白发生什么的样子卷起书冲他脑袋打了下去“自己出去玩会,这几天不要吵不要闹,听话!”

  管惕有点委屈巴巴的,捂着头“人家就是关心下老大嘛,他不说你也不说,那我去和学妹出去吃饭了。”

  高访摆手“快去快去,打扰我学习”顺手拿起旁边的外套扔过去“晚上冷多穿些”

  “什么?”管惕扯下挂在头上的衣服“老高你太无情了,现在才是上午啊”

  “少废话,九点之前回来我就告诉你那几个学妹你的光荣事迹”

  “别别别,小的这就走”

  终于弄走了一个大龄儿童,高访停下笔,占南弦依旧是那种一动不动的状态,从他忽然请假开始,到现在,这人就没有正常过。高访心里隐隐有个猜测,因为这人和他以前的表现相差无几。

  “南弦”高访终于坐到他对面

  占南弦像是从恶梦中惊醒一般,慌乱抬头,他的眼睛布满血丝,眼圈黑的吓人。

  “他还在你身边”

  占南弦看着他,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声音,高访看向窗外“他一定是不希望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,他会担心你。”

  “他会看到么?”高访挑眉一笑“他一直在看着”占南弦感觉自己像是被他洗脑了,不然怎么会觉得面前的这个人,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呢,他似乎感觉的到有一个人就在他的身边,拥抱着他。

  高访上前抱住了他“你的心情我能理解,不管如何他都不会希望你把身体拖坏。”高访直起身抓着他的手“走了,吃饭去,饿死了”他任由着高访将他拽走,看着那人抓着他的手,很细却很有力量的紧紧抓着他的手腕,占南弦终于露出了这么多天来第一次的笑容。

  这气氛该死的诡异……눈_눈

  管惕开门就看到两个人坐在大桌前给对方夹菜,吃着饭喝红酒…红酒?

  “哇,你们哪里来的红酒?”管惕凑到高访身边“你们就不怕有人查啊,明目张胆”

  高访挑出一块胡萝卜丁扔到一边“你好像忘了我是学生会的主席还有宿管部长了”

  “是是是,我们老高最厉害了”他悄声问“你怎么把老大弄正常的?神了你啊”

  高访看着他的眼神仿佛看见了地主家傻儿子“你今天回来干嘛?”

  “?我是九点之后回来的啊?”

  “高访的意思是,你今天最好不要回来,因为九点半封寝。”

  ???“老高?你怎么能这么对我”

  “少废话,去把垃圾收拾了”占南弦把酒放起来,两人吃完了,凑到电脑面前继续打起了游戏,留下管惕一个人石化在桌前,我是谁?我在哪?

  都睡着了,占南弦看着漆黑一片的天花板,辗转反侧的折腾,想起高访和他说的话,

  高访实在是太聪明了,他看着下床,抱着被子安静睡着的人,自己明明什么也没有说,他却猜出了自己是因为家人离世的原因…他们很默契的并没有再往下深究这个事,只是吃了完午餐,高访陪他跑了几圈后去了各种玩的地方,后来高访勾起酒瘾又带他去了超市买了红酒…

  说实在的,高访这样确实让他心里好受了很多,没有问,只有理解,让他不用再回想看到父亲遗体时满眼的鲜红…这确实让他感觉到了温暖……

  他想起了报道的那天,很多人都是父母放不下心亲自送来的,只有高访…

  如果是放心不下孩子,一定是父母或者亲人,怎么可能让一位年近古稀的老人来送?

  他还记得那位老人看着高访的眼神,宠爱、疼惜…

  占南弦好像忽然发现了什么

  也许高访他是不是也有过这个经历?所以他一下子就明白了,所以他告诉自己,那个人一直在身边,因为他们有相同的经历……那当初他的爷爷是不是也是像今天这样陪在他身边安慰着高访的?

  他看着高访想着想着一股困意袭来

【弦访】终归是你我(一)

文渣一个,不小心和人立了flag被截图,文里不对的地方欢迎捉虫,拒绝杠精谢谢,和朋友们一起为爱发电但我的文笔水平真的有限,所以不期待什么小心心_(:з」∠)_只希望不要太介意_(:з」∠)_

     01

  “小访啊,以后就是大学生了,好好照顾自己啊”爷爷揉了揉高访的脑袋,笑的温柔

  高访一手拖着行李箱一手扶着爷爷“我能行的啊爷爷,倒是你多注意血压才对啊”

  爷爷笑呵呵的捏了捏孙儿的手“你要是能在这儿找到另一半也好啊哈哈,爷爷也不是思想守旧的老顽固,男的也可以”

  高访被说的脸红“爷爷啊你快别说了,到寝室了”

  寝室门上插着钥匙,应该是有人早就来报道了,白皙修长的手轻轻敲了下门便拧动钥匙推门进去了。

  这是一个宽敞明亮的三人寝,一个看着高挑的男生正坐在沙发上玩手机,大概是听见了后面的声响,向高访看了过去,他站起身。

  “你好,我是占南弦,以后我们应该是室友了”他说的得体礼貌,挂在脸上的笑容却让人觉得疏离。

  高访当然看出来了,他本就是一个慢热,高冷的人,对方冷他就只能更冷。

  他回以一个礼貌的微笑“高访”

  军训的第一天,总是要先给新生一个下马威的,一个小时的军姿,站在烈日下暴晒,脸面向阳光,高访忍不住偷偷舔了舔干裂的唇。

  教官还在喊着动一下跑3圈时,高访前面的人一下子倒了下来差点砸到他。

  “室友呢?把人抬到医务室去”

  高访叹气蹲到那人身边心想,我哪抬的动人啊,一双手却把人拽了起来“我背他去医务室,你去买水”

  当高访买完水赶到医务室时看到人已经醒了“怎么样啊?缓过来了么”

  占南弦点点头却好像很无奈的样子“这家伙根本没事”高访懵了,没事?什么没事?躺在床上的人咳了一声,坐起来“那啥,我是装的中暑…这样不大家都能歇会了么……”说着有点心虚“昨天我进寝室就睡着了,那个,我叫管惕哈哈”

  高访挑眉,哪来这么个大活宝“没事,要不是你估计我一会就倒了,给你水,我买的温的。”高访把剩下的一瓶给了占南弦。

  占南弦微微皱眉“就买了两瓶?”啊?高访觉得自己有点懵逼,什么情况?是嫌买的少了?也对大太阳下晒了这么久还背了一个装尸体的人一路,是应该多喝点。

  占南弦看他一脸迷茫猜到了他在想什么一把拿过那瓶水“我是说,你就没想着给自己买一瓶水?”看着那人恍然大悟的样子有点无奈的拿过来一个纸杯,把水倒进去些后将瓶子给他“你不知道你脸色有点难看么?躺下歇会儿吧”

  (墨墨:你怎么知道人家在想什么?占:命中注定,心有灵犀,你个单身狗不懂正常)

欢迎喜欢弦访的同好们,希望太太们可以进群_(:з」∠)_一起讨论脑洞,群里可卖萌可撒娇可打滚(ಡωಡ)
也可以催太太更文~(划掉)

知道自己边画的不齐,真的尽力了,画室之后快3年没画过这种描直边的东西了,只能凑合(蓝色原图_(:з」∠)_想象与现实的差距)

收到贴纸了,还有两个送的徽章( ´艸`)实在太喜欢了,超可爱( ´艸`)很喜欢画风,早知道贴纸多买一份了,不舍得用啊 表白太太_(•̀ω•́ 」∠)_@三文鱼杀手_